大停电之夜

这篇大概是《如果我是猫猫你会爱我吗》的一个小番外。

是糖糖!

这是什么恶俗言情文学啊哈哈!我这个人真的很恶俗!

大家有空随便看看就可以辽!不喜欢也不要骂我哈!







刘人语清楚地记得,两年前自己被吴宣仪带走的那个早上。在清晨柔和的日光里,所有熟悉的家具都显得雾蒙蒙的,如果不是那个人紧闭的房门,刘人语甚至觉得她是在告别自己的老朋友那样亲切。关上门的一瞬间刘人语郑重地许愿,她要变成一个特别勇敢的人。

事实证明,她的确做到了。但是仅仅回到张紫宁身边扮演她的乖巧小女友显然不适合野心勃勃的猫科生物,刘人语急需证明的是自己的爱意。她知道,张紫宁对自己的喜欢心知肚明,但是两个人之间还是不温不火。生活在复杂都市里面的人可能被太多框框条条网住了,所以擅长不动声色的退缩,不过刘人语觉得这没有什么好怕的,张紫宁大可对任何人温言细语,但是刘人语会让她知道只有自己才能带给她真正的快乐。

晚风里,火烧云燃尽白天。刘人语在心里默念着自己今天的表白计划,一直盯着天边到最后一点滚烫的赤红云朵消失,就起身给张紫宁拨了个电话。

“紫宁儿,今天可以早点下班吗。”

“早点可能不能……但是不会加班。大概还是八点钟回家。怎么啦?”张紫宁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不行。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早点下班。”少女的声音很坚定“我现在就过来接你。”

“欸你——”

“姐姐姐姐我挂了。十五分钟后见。”

张紫宁在办公室里拿着手机很疑惑。六点过正是下班高峰期,从家那边过来开车都要半个小时左右,况且这位猫猫朋友也没有驾照,十五分钟,她难道长了翅膀飞过来吗。张紫宁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力逗笑了,不过随即就收回了心神,毕竟不赶紧做完工作怎么下去见小朋友。

没过多久,电话又响了。按下接听键,小朋友热气腾腾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张紫宁快下来!我到了。”刘人语像高中时期学校里的小流氓要打群架那样凶巴巴地喊着姐姐的名字,但是语气里有掩藏不住的得意。

“好啦好啦。”张紫宁只好把手上的东西都放下“虚张声势。”她不忘笑嘻嘻地评价到。

走到大厅时还在想刘人语人呢,一出门就看到了跨坐在机车上的她。哟呵。张紫宁打量着一身帅气装扮的刘人语。还挺好看。

“没有摩托车驾驶证还敢开车?小心被交警逮住。”张紫宁嘴上这么说,可还是乖乖地坐到了后座上。她紧紧搂住刘人语的腰,也不管周围的员工惊讶和八卦的表情“什么时候去买的车呀,都不给我说。”

“上周买的……你怎么不夸夸它。这个车我挑了好久你知不知道。好不好看嘛!”

“好看。”张紫宁感受到了摩托机车发动的震颤“你更好看。”

手臂慢慢用力。搂紧。少年人那样纤瘦的腰腹,柔软中暗藏坚硬的骨骼,隔着衣服也传来炽热。摩托车慢慢加速起来,张紫宁把头靠在刘人语的背上,风从耳边呼啸而过,鸣笛似的,但是躲在面前人的脊背后,汹涌的呼声听起来都温柔。

刘人语感受到张紫宁靠了上来,可能有些紧张,于是本来叽里呱啦说话的她也安静下来。摩托车灵巧地在拥堵的车流里穿行着,破开一个又一个笨重的障碍。plmm的车后座上还是plmm,刘人语有点骄傲地想,她在晚风里快乐地扬起了嘴角。

等到张紫宁发现她们没有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时,车已经开到了城郊。

“刘人语!你怎么往家的反方向开啊?你别告诉我你不认路!”张紫宁狠狠地掐了一把小朋友的腰“停下!”

“我故意的!”刘人语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我怎么可能不认路啊哈哈哈我又不是你们人类欸。欸欸欸你别掐了啊啊啊对不起我错了错了老婆我错了——”刘人语踩了个急刹车,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被掐疼了还是不好意思了。

她转过来可怜巴巴地看着张紫宁。好啊,她又甩冷脸。刘人语恨恨地想。

“你干嘛!赶紧掉头回家。”

“我们今天不回家!我,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不能回家,回家就看不到了。”刘人语嗫嚅。

被刘人语这么一说,张紫宁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自从一个人出来工作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了。上一次有人给过生日可能是大学吧。大学时期,张紫宁充满感慨地在心里翻来覆去想这个词,其实也才过去几年,但是一切都变了。成年人的生活中没有容易二字。

她又看了看一脸沮丧的刘人语,不能不承认心底其实很感动。为了面子张紫宁只好依旧硬邦邦地说:“那不回家明天我怎么上班。”

“我定了酒店!明天早上我送紫宁儿回去!如果你想回家那今天晚上我就连夜送你回去!行不行……”

"好吧。"无法抵抗刘人语真挚的眼神,挣扎了足足两分钟之后,小张总选择了妥协。回不回家其实也没有什么所谓,只要能和刘人语呆在一起,张紫宁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去住茅厕。

家的反方向是外山。开了不到半个小时,城市里那种羸弱的风就变得劲野起来,山风穿过树林扑面而来,凉凉的,张紫宁靠在背后,呼吸热热的。刘人语忽然难为情地崇拜起自己今天这个行为来,她觉得勇敢又疯狂,张紫宁终究和我不一样又怎样,此刻我们还不是要一起奔赴未知的地方吗。刘人语因为是猫科动物,生性就不喜爱都市,越靠近深山老林她越安心。此刻绕着盘山公路上行,路灯昏黄,刘人语扭头看了看闭着眼的张紫宁,有种大梦一场的错觉。

摩托车驶到一个平台上突然停了下来,张紫宁感受到刘人语熄火的动作,她问:“到了吗?”

“嗯。我们要往前再走八百来米才是酒店。但是我现在要给你看生日礼物。”小朋友下了车,双手撑在摩托车后座把张紫宁圈进怀里,亲昵地碰了碰她的鼻尖。

“礼物?这黑灯瞎火的会不会闹……”小张总自知不能露怯,立刻闭了嘴,但是紧紧攥住刘人语衣角的手还是暴露出她怕鬼的事实。

刘人语则什么也不说。她只是拉着紫宁地往前走,一直走到平台边缘。这里地势稍微高一点,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小半个部分,晚上八点的都市灯影缭乱璀璨,隐去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夜晚的繁华显得安静许多,如果不出意外,现在的张紫宁应该就是这万千灯火中的一个小黑点,或者是一个正在去点亮一盏灯火的小黑点。

不过这不是出意外了么。

“欸。你今天走的时候有没有锁好门?”张紫宁突然问。

“噗。”刘人语笑得不加掩饰“肯定锁了哈哈哈你放心!”张紫宁就看着她笑,笑完了,刘人语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你干嘛突然问这种问题,一点都不符合气氛。”

“那我该问什么?”张紫宁突然逼近,呼吸铺洒在刘人语脸上“那我问——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对啊。”干脆利落的回答“欸等等,我还没送你礼物。”

抬手看了看表,夜光指针跳动着。八点零九。刘人语赶紧从背后抱住了张紫宁“倒数一分钟哦。”她觉得自己比张紫宁还紧张。

“你搞什么呀,还学泰坦尼克号那个姿势。对了你看过泰坦尼克号电影没有,那个电影超级好看的——”话还没说完,刘人语就狠狠地亲了一下她的嘴唇“别说话。”

八点十分到来。从离平台最远的那栋楼开始,一栋一栋,一片一片,窗口的灯光骤然熄灭,不到一分钟,视野所及内所有流光溢彩都变得一片漆黑。张紫宁楞在了原地,还没来得及问刘人语怎么把全城都搞停电了,“砰”地一声,一颗巨大的烟花在她眼前炸开。

彩色的弧线一道接着一道划开夜空浓重的黑暗,火药炸裂的那一瞬间极尽所能的绽放,让每一道下落的火星都灿烂得像流星一般。城市郊外的小山丘,山里的温柔夜风混合着那个人身上的香味传来,张紫宁定定地凝望着天空,好似要把这一幕刻在脑海里那样笃定。

“烟花会放三分钟。但是停电要停一会儿。”刘人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怎么做到的呀。”过了好一会儿,张紫宁哽咽的声音才传来“我说,停电。怎么做到的呀。”

“嘿,我不是有很多同伴吗。”烟花的光打在刘人语脸上,那张有着漂亮五官的面孔上的笑很狡黠“对于猫咪来说,这不是很容易的事么?”

“你把人家家里都整没电了别人煮饭都煮不成,我要去举报你……你还放烟花污染环境……我不要感谢你。我要去感谢猫猫们。”张紫宁擦着眼睛,嘟嘟囔囔地说。

烟花差不多快放完了,张紫宁的耳朵又能捕捉到山林里虫子细微的叫声,同时传来的还有刘人语的心跳声,她吓了一跳。

“你心跳声怎么这么大。”

“因为我离你近呀傻子。”刘人语掏出手机点了一首歌“你听。”她分了一边耳机过来。

http://music.163.com/m/song?id=28569859&userid=88041824【WWY🔗同步听歌】

some place, somewhere there are blue skies.

my lover lies under.


“今天是,大停电的夜晚。”张紫宁听到刘人语的声音混合着歌声传过来“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工作。你什么都不用想。”

“紫宁。”没有戏谑的儿化音,刘人语热切地念着这个名字。“紫宁。”

真是不可思议的夜晚。

城市街道上的喧哗远远传来,夜晚漆黑,借着刘人语手表上唯一的一点亮光,张紫宁慢慢打量着周围的树木,摩托车,还有站在旁边的人。人在黑暗中因为视觉受阻,其他五感就会变得发达,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能带来不同的感受。张紫宁恍惚觉得,自己就像宇宙里漂浮的一颗尘埃,不仅她是,刘人语也是,周围的花草树木、脚下的土石、远处的混凝土水泥楼房都是。宇宙大爆炸之前,我们肯定就是这个样子的,混沌,无意识,漂流。大爆炸之后呢,137亿年以后我和你偶然相遇,下雨天,便利店,没有任何必然性。宇宙的膨胀和冻结塑造出了每个个体独特的性状,于是你习惯于和你的同类生活、相爱,群居在一起直到死亡。

刘人语轻轻取下没有音乐了的耳机,她不由分说地捧起张紫宁的脸,像捧着什么稀世珍宝,然后她准确地吻上了对方的唇:一点欲望也没有的一个吻,仅仅是唇瓣贴着唇瓣,两个人的呼吸绵长地交错在一起。就是这个瞬间,张紫宁突然确信,亿万年前,作为尘埃的时候,她和刘人语一定也有过相遇,一定也有过火树银花一样直击灵魂的瞬间。所以无论过了多久,从一个宇宙辗转到另一个宇宙,她们还是会相遇,然后无可救药地爱上对方。

不知道吻了多久,刘人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有点尴尬地小跑两步接听:

“喂?哦,好。好。马上。谢谢您。”

“紫宁儿!”小朋友蹦蹦跳跳地跑来“酒店催我们过去了。我差点忘了这事儿,嘿嘿。”

“咳。”张紫宁不自然地咳了一声“人家要是不打电话,咱们今天是不是要露宿山野啊。”

“才不会。大不了我再开车回去嘛。总之不会让紫宁儿没地方住的~”刘人语好像为刚才的行为有点不好意思,她站在张紫宁前面两三米的地方招手“车就停在这里。咱们走吧。”

“停这里没事吗?”

“这其实就是他家停车场!等下我办理一个停车位会有人守着的。”

“停车场?你带我在停车场看烟花?”张紫宁对走在前面的身影撇了撇嘴。

“你就说喜不喜欢吧!”刘人语大喊。

“喜欢。”张紫宁用更大的声音喊了回去。

圣经故事里,上帝要灭索多玛城,命令天使救出罗德一家,但只能向前走,不能回头看。罗德的妻子忍不住眷恋之情回头看了一眼,顷刻间就变成一根盐柱,永生永世立在那里眺望罪恶之城。刘人语一边走着一边想,然后她慢慢地回头看了一眼,张紫宁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

“怎么啦?”

“没事。”刘人语心满意足地转过头。世界上只有一个张紫宁,其他人都是可以随着城池一起毁灭的众生。刘人语不在乎。只要是张紫宁在她的身后,她就一定会回头。













END                  







谢谢阅读。这次是真的END。

评论 ( 74 )
热度 ( 183 )

© 池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