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車廂里END

私设(具体设定看前文)/OOC/HE

-

孟美岐再次见到刘人语的时候,她还是那副活泼可爱古灵精怪的样子。

那一天是除夕,难得的热闹日子。吴宣仪清早起来就发现街上人们多到摩肩接踵。采购年货的人们哈着白气,都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她突然就觉得冬天其实挺好的,寒冷归寒冷,但是有这么热火朝天的的节日,这让整个城市弥漫着几乎是同舟共济一般的温暖。

不过这一年又有所不同。张紫宁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晚上六点钟,小朋友准时推开咖啡馆挂着今日歇业的门,门外的寒气随之席卷而来。

“孟老师。宣仪姐姐。”刘人语攥着张紫宁的手,一副掩盖不住的得意样子。

“刘人语,小小年纪就画这么浓的妆。”漂亮老板吴宣仪把腿搁在孟美岐腿上,显然她心情很好,“欸,你家小朋友画蓝色眼影诶!”

“我觉得挺好看的。”张紫宁很配合地看了看刘人语,一脸宠溺。

“人语爸爸妈妈出差了。所以她来咱们这儿过年。”孟美岐小声地给吴宣仪交待,刘人语还是听到了,眼睛里的光黯淡了一瞬间,又很快点亮。

因为拉上了一层薄纱窗帘的缘故,窗外的光影显得隐隐绰绰的,不过这不妨碍外面的欢声笑语传递进来。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刘人语听着屋里屋外的热闹,突然觉得多年以来纠缠她的孤独感消失了,现在的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刘人语牢牢地牵着张紫宁的手,临近年关的闹哄哄和张紫宁身上淡淡的花香混合在一起,变成举世无双的甜蜜。

“你不放手,我怎么吃饭呀。”坐在饭桌前,张紫宁软软地抱怨,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不放。”刘人语想了想,“你要吃什么,我喂你。”

张紫宁从来不是那种纵容幼稚脾气的人,她只会变得比对方更幼稚,毕竟小黄人本黄。
是吗。张紫宁微微一笑。那吃你吧。

吻像初夏,姗姗来迟,不紧不慢,带着迷人的热度,然后是一场急骤雷雨,意料之中的,暗含比赛性质的冲动。刘人语惊讶得呆若木鸡,直到在姐姐的舌尖上尝到了葡萄酒的香气,才开始热烈地回应,完全忽视掉桌子对面吴宣仪颤抖的掐着孟美岐大腿的手。

了不得。吴宣仪心想。真不要脸,张紫宁这个大猪蹄子。

不过她还是很配合地打算低头吃饭,为了使孟美岐不要再呆呆地盯着对面的两位,她夹了一大块芝士肋排放进小教授的碗里。

手还没收回去,纤细的腕就被握住。吴宣仪有点惊讶地抬头看着她。小教授今天化了很漂亮的妆,眼角的水钻闪闪发光,但是毫不突兀,完美融入了那双眼睛里的灿烂星河。

我的眼光真是太好了。吴宣仪不合时宜地想。
她真好看。

“姐姐。”小教授贴近吴宣仪的耳朵,小奶狗的本体出现,“虽然紫宁她们晚上不走,但我还是想——”她不轻不重地在吴宣仪的腰上捏了一把。

“新年礼物。你答应过我。要什么都给。”小奶狗变身小狼狗,面上笑得依然天真无邪。

了不得。吴宣仪的手抖得更厉害了,虽然明天孟美岐可能比她抖得更厉害。真不要脸,一群大猪蹄子。

然后她顶着通红的一张脸吃完了饭。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孟美岐关掉了电视,〈难忘今宵〉的大合唱歌声就这样突兀地断在了空气中。“还有一分钟就十二点了。”孟美岐的声音有点兴奋“提前给大家说过年好。”

“这一年还是发生了很多事的。”吴宣仪接嘴,

“不过我觉得挺好。”

她把孟美岐的手拢在自己手心里,像捧着一只受伤的小鸟。那样小心翼翼的爱护。孟美岐指腹上的薄茧稍微坚硬那么一点,传达出令人安心的蓬勃鲜活。

张紫宁则把刘人语圈在怀里,脸贴在小朋友细瘦的脊背上。孟美岐倒数着最后一分钟,吴宣仪捂上耳朵预防整点放烟花的巨响,怀里的少女兴奋地动来动去。这样的场景让张紫宁突然想到柏拉图在symposium里借用希腊神话说,神惩罚犯了错的人类,把他们都劈成两半,因此现今的人都是不完整的,需要终其一生寻找他的另一半。古老的神话像是预言,当她把自己的心上人紧紧地抱在怀里,手指妥帖地贴上温暖的腰身,沉湎在纯粹的肉体记忆中,那个人的呼吸,心跳,气味,体温,每一样都让张紫宁好喜欢,就像在回忆没有被劈开的、完整的自己。

所以其实她根本就不是另一个我。张紫宁听见刘人语在倒数,十,九,八,七……小朋友清脆的声音响亮地炸开。她天生就属于我。



“新年快乐!”刘人语转过头来在张紫宁耳边说,她的声音有热度,被音波触碰到的所有东西都变得汹涌起来。张紫宁的眼眶也是,热辣辣的。她记得妈妈说过,除夕夜最好不要掉眼泪,所以她捧起刘人语的脸颊,用一个很轻柔的吻代替了语言。

烟花五彩斑斓的光芒投影在咖啡馆里,像全世界上所有的鲜花一起盛开那么瑰丽。

“这肯定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一个除夕夜了。”孟美岐像上课那样正经地说,她举起酒杯。“紫宁,还有刘人语同学。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我!呢!”窗外的烟花声音很大,吴宣仪不得不扯着嗓子喊。

“你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孟美岐认认真真地回答。

-

这个冬天,吴宣仪暂时关闭了她的咖啡馆,和孟美岐一起去巴西旅游。

“找个老师就是好啊,还有寒暑假。”吴宣仪走之前笑嘻嘻地留了一把咖啡馆的钥匙给张紫宁,“我不在的时候你随便用,只要别给我卖了就行。”

送走了去热带地区换心情的孟美岐、吴宣仪,张老师和她的得意门生在这个冬天进入了热恋期。很多个二月份的冬季深夜,刘人语在张紫宁家门口等待其他学生下课离开,两个人再一起去城南——在一起之后她才知道,上课的那个并不是张紫宁唯一的家。她们更喜欢去城市南郊的那套房子,谈笑风生,或者缠绵,一直呆到天明。

漫长车程,黑沉沉的天幕下的城市光景流光溢彩。钢铁森林里的灯火轻而易举地吸引住小朋友,她爱趴在车窗上向外看,半忧愁半快乐地感叹这种另类风景。张紫宁则专心开车,时不时配合着她的小女朋友哼唱音乐,但是她的心远不兴奋,平静得像一滩湖水,映照出两个人的脸。我们的关系会维持多久?一辈子吗。汽车在高架桥上飞驰,她翻来覆去地想着,痛恨着自己的悲观。张紫宁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渴望着一个人。她表面清冷,不善言辞,但实际上内心敏感,拥有比一般人更多的火热情绪。如果不是刘人语在身边,往常孤单寂寞的夜会更加难捱。

她有些过于敏感了,虽然这不是她的错。年轻气盛的刘人语人缘极好,学校里朋友扎堆。有个叫苏芮琪的好朋友三天两头地来找,刘人语也非常喜欢游走于各类酒桌饭席之间。一次两次三次的不加控制,让张紫宁开始怀疑两个人的个性是否不那么合适,虽然她一样笃定地爱着刘人语,但是有时没控制好言辞,带刺的想法就飞了出去。

连续两天,她们都在车上爆发了争吵。刘人语脾气不算好,这次摔了车门就走,张紫宁也懒得去拦她,等到凌晨也没人回来,自己开车就回家了。

 

又是高架桥,又是高楼大厦,这样的景色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张紫宁烦躁地看了看手机确认时间,锁屏上的刘人语很甜蜜地笑,花朵一样的面容璀璨绽放着。张紫宁更烦躁了,甩掉手机就像甩掉一个烫手山芋。她从小就是是个懂道理的人,这次争吵本不应该发生。但是成熟的人也不会一直成熟,偶尔也会脱力,理所当然需要一个心思缜密的人的体谅。而她的小女朋友像初升的太阳,活力四射,心思透亮,很容易感染她,使她感到开心,但不一定能在她情绪低落时提供安慰。

当张紫宁洗完澡躺在床上,已经是01:36了。她颇为担心地给刘人语发了好几条微信,但是一直没有人回,气急败坏的张紫宁关了机,决心不再担心闹小脾气的女朋友,就这样昏昏沉沉睡去。

而另一边,刘人语回到了已经有些陌生的家。依旧是空无一人。她觉得肚子很饿,可家里什么也没有,只能泡了一碗泡面吃。

打开盖子,方便面虚假的鲜美气味飘了出来。刘人语突然觉得什么胃口都没有了,她只想念张紫宁那个满满当当的冰箱,里面有牛奶,火腿肠和各种熟食。姐姐做的饭也很好吃,她切的水果都是形状、大小适中的,刘人语耷拉着头想。又饿又委屈,她觉得自己都要掉眼泪了。

〈孟老师。你在吗。〉刘人语发微信。

〈在的〉

〈我和紫宁吵架了……〉刘人语还想继续讲述她们吵架的过程,一个微信视频就打了过来。

视频那头是白天,孟美岐穿着颇具异域风情的花衬衫,白皙的脸上一副大墨镜。她没有立马问发生了什么,而是循循善诱地讲着各种爱情故事,直到刘人语看起来不哭了。

“孟老师,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故事的。你怕不是个爱情骗子吧。”

“……”狗咬吕洞宾!孟美岐气得被果汁呛到,“别瞎说,我被吴宣仪杀了对你有啥好处。”

“好吧。”

“你刚才不是问我,什么是一生一世吗。”孟美岐突然低下声音。

“嗯。”

“你是不是觉得,一生一世的意思就是要一直在一起,没有争吵,没有背叛?”

虽然很傻,但是刘人语点了点头。

“不是这样的。”孟美岐不嬉皮笑脸了,又回到了孟教授的样子,“我觉得,一生一世的意思是,即使你发现她不是你的,你也会希望她回到你的身边。”

“你希望她回到你的身边吗。”

刘人语又点了点头。

“那,你觉得她不再是你的了吗。”

刘人语坚定地摇了摇头。

“不可能。”她补充道。

“那不就对了。”爱情骗子孟美岐露出了写着孺子可教的笑容,“去吧。宣仪正好喊我去潜水了。”

刘人语二话不说地倒了泡面,开始冥思苦想怎么给张紫宁道歉。至于饿着的肚子,刘人语已经想好了让张紫宁给她做什么菜了。

“幸运的是,我知道自己爱你,而且被爱。”刘人语打出这一行字作为结尾,但她又觉得缺了点什么。耳机里正在播放的歌南瓜妮歌迷俱乐部的一首歌,“没有什么不能称之为美丽。”

对。就是这句。

“没有什么不能称之为美丽。”*

尤其是你。

-

寒假快结束的时候,孟美岐接到学校的通知,说要她推荐一个优秀学生去市里竞赛,第一名可以去日本乡下进行野生植物的标本采集,为期两周半。这时候刘人语和张紫宁早就和好了,经过了这次波澜,年长的吉他老师比从前开朗很多,由内而外地散发出坚定勇敢的恋爱气息。小孟教授想到这两个人,几乎是没有考虑,就填上了刘人语的名字。

“哦对了……”孟美岐出门之前突然问了一句,“校长,这个标本采集需要几个人去?”

“一个就够了。带一个家属也可以。”

“明白了。”

孟美岐把话转达给刘人语的时候听到了意料之中的欢呼,一个冬天过去了,小朋友好像又长高了一点,孟美岐悲伤地发现自己老了,不仅没有长高,还因为去热带晒黑不少。

不过我们都有女朋友。小孟想。这一点我可没有输给她。

“孟老师,我能带紫宁去吗?”刘人语疑问连连。

“可以带家属。”孟美岐模仿校长,面无表情地回答。

“太好了!”

“那你也要得第一才行。”孟美岐笑,“可别给你的两位老师丢脸。”

“那当然。”刘人语信心十足地捏紧小拳头。



-

春天不负众望地到来,刘人语也不负众望地得了第一名。 她是非常聪明的人,她知道自己的年纪还很小,或许不能许诺给张紫宁什么未来。但是她会全心全意、尽心尽力地维护着张紫宁。她需要这个人,她将经由她们之间的爱了解并确定自己与世界的关系。她知道,自己和张紫宁就像两只桨,或者两个车轮,总是要一起奔赴未来。

-

三月。

由秋田开往青森的列车上,一个扎着哪吒头的漂亮女生牵着另一个背着吉他的女生走了进来。背吉他的女生很乖地扎着一个高马尾,粉色卫衣衬得她白皙的的脸嫩生生的。两个人看起来像是同学。

哪吒头的少女叫另外那个姐姐,然后她说,你听这首歌。

“大好きだから ずっと
因为我一直都深爱着你,
なんにも心配いらないわ
所以什么都不用担心。”*

“好听吧?”张紫宁听到刘人语问。

好听。我以前好像听过。张紫宁慢慢地回答。

谁知道这么巧呢。刘人语看着张紫宁的眼睛说到。该来的总会来的。

张紫宁知道她在说什么。

她恍然想起刘人语出现的那个晚上,自己和吴宣仪一起坐在灯光华丽的吧台。那时候她也是这样说的,该来的总会来。然后吴宣仪递过来一颗水果硬糖。

那颗糖充满着朋友的理解,张紫宁当时深受安慰。不过现在想起来,就是那一颗小小的糖果,被吴宣仪聪明地用来结束了对话的同时也开启了张紫宁和刘人语的相识。

人生可真神奇。

列车慢慢开到了乡下,窗户框出单纯的绿色和蓝色。张紫宁贴近玻璃往外看,一片广袤无垠的田野,再往上是更加广袤无垠的蔚蓝天空。

“好美啊。”张紫宁傻乎乎地感叹。

刘人语不说话,剥开一颗硬糖喂到张紫宁嘴里。然后她学张紫宁那样把脸压在玻璃上,脸颊肉挤在一起,丑丑的像只玻尿酸鸭子。

“春天终于来了。”刘人语说。

她伸出手,指尖用力戳着厚厚的玻璃。“不过春天都在外面。”

列车高速前行,掠过绿色的小山丘和白云。看着刘人语美好面孔上模糊的光影,张紫宁却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瞪大眼睛,她开始反复地用舌尖确认嘴巴里那颗糖果的味道。没错,是橘子味的,橘子味的糖。

熟悉的味道把她又拉回那个奇幻夜晚。五维空间里按下倒放键,吴宣仪递过来一颗糖的那个瞬间。

一颗水果硬糖,塑料包装纸被拆掉,圆圆的硬球被含进嘴里的那个瞬间。

很浓郁的,熟悉的酸甜。

橘子味。

原来一切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啊。张紫宁看着把脸挤在玻璃上的那只玻尿酸鸭子,她的小橙子,她的刘人语小朋友。

“春天也在车厢里。”她有点得意地说。

* :〈Esprit de l'escalier〉;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stay gold〉;大橋トリオ.

END

🍗感谢阅读。

评论 ( 63 )
热度 ( 310 )

© 池底 | Powered by LOFTER